认知治疗抑郁症一例(2):第一次治疗及其分析

作者:信息技术分院 时间:2008-04-07 点击数:

咨询师通过关注、共情及理解等技术与求助者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形成一种密切合作的气氛,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了解求助者的基本情况。在下面的交谈中,请注意咨询师是如何确定具体问题,并引导求助者进行自我审查的。

咨询师:我很理解你目前的处境,每一个与你有类似经历的人都可能会有象你现在的感受。但是,你好象比别人陷得更深些,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呢?

求助者:是的,我想我在这方面的确不同于别人,也许和我的幼年经历有关。我读过一些弗洛伊德的书,我想我的这种状态是我幼年恋母情结的结果。

咨询师:这是精神分析理论中的一些问题,也许咨询师会在其他时间里讨论这些问题,但是现在我关心的是一些可以见到的事实,以及你的切身感受。比如,你很爱她(求助者的女友)是吗?

求助者:是的,两年来我一直很爱她,对她有很深的感情,否则我也不会象现在这样。

咨询师:她也很爱你吗?

求助者:……怎么说呢,虽然我们保持了两年的恋爱关系,但这种关系并不象我理想中的那样好。

咨询师:你的意思是不是她并不象你爱她一样爱你?

求助者:是的,实际上我们经常吵架,这两年我们处得并不愉快。我一直担心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事。

咨询师:那么这件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求助者:不可能了。她与另外一个人好了。而我则远不如那个人……

咨询师:那么两年以前呢?我是说你认识她以前,你是否也是现在这个样子?

求助者:(思考一会)我想不是的。那时我很自信,生活也很充实,各方面都很好。总之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咨询师:既然你在认识她之前过得很好,而和她在一起却又不能愉快相处,那么为什么现在离开她你却认为生活没意思了呢?

求助者:这……

咨询师:在认识她以前,你还和其他女孩来往吗?

求助者:是的,实际上那时有很多女孩都追过我。

咨询师:那么为什么现在离开她,就不能再和她们好好相处呢?

求助者:我能力不如从前了,精力也不如以前旺盛,做任何事都没信心,怕做不好,索性就不去做,这样也很难再和别人象以前那样相处。

咨询师:你这样想是因为你目前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而你一旦能从中解脱,也许你就不会象现在这样看问题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结束了这段你并不十分满意的恋爱,这对你以后的生活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求助者:(沉默,思考)

咨询师:退一步说,如果你们继续相处下去,结婚成家,你是否认为那一定是个美满的婚姻和家庭呢?

求助者:我不能肯定,但也许情况会更糟。

咨询师: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认为,现在她离开你,你实际上并没有丧失比你以后的幸福更重要的东西?

求助者:(沉默一会)我想是这样。

[分析] 通过上面的交谈可以看出咨询师所提的这些问题大都是基于可见的事实,很容易被验证。重要的是这些问题通常都是求助者所忽略的经验和感受。比如咨询师问到:“她也很爱你吗?” 就是在让求助者重新感受对方对自己的感情。这一问题进一步又换了另一种方式提出“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她并不象你爱她一样来爱你?”,这就使求助者进一步加深了对上述感受的体验。实际上求助者的恋爱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好,虽然他很爱自己的女友,但也因为这一点,他可能忽略了对方对自己情感的感受,或不愿承认女友对自己不好。同时,由于求助者目前的抑郁情绪,他也忽略了自己在认识女友以前的生活体验,而实际上求助者那时生活得很好。这就需要咨询师引导他对这些被忽略的感受和体验重新加以认识。这就是前面所提到的自我审查技术。这一技术和提问结合起来,促使求助者去自觉思考一些他未曾注意的问题。

咨询师在提问题、引导求助者自我审查时,应特别注意两个问题:首先是要使谈话固定在一个范围内,讨论那些易被观察和体验的问题,避免空洞的理论探讨。比如在此例中,咨询师与求助者之间的谈话是围绕着求助者对自己过去生活的感受,以及他对女友对他情感的体验来进行的,这就是一个很具体的谈话内容。虽然求助者认为自己的问题与“恋母情结”有关,试图与咨询师讨论有关精神分析的一些理论,但咨询师把握了谈话的方向,及时避免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咨询师应善于引导求助者对自己去思考,而不要给求助者灌输某种思想,或告诉求助者这样想是对的,那样想是错的等自己的主观意见。认知治疗的重要原则就是调动求助者自己的潜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一点咨询师已多次强调,它应贯穿于整个治疗过程。

版权所有(C)2010-2012 新疆农职院信息技术学院 红旗Linux-开放系统技术学院 新疆联合软件学院
地址:新疆昌吉市文化东路29号 联系电话:0994-2352936 E-mail: rjxy@xjnzy.edu.cn 新公网安备 65230102652407号